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不褪色的青春

dongxvwu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7月生,内蒙古通辽市人, 1988年7月毕业于徐州师范大学。中学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模范教师、省级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江苏“人民教育家培养工程”培养对象,江苏省母语课程教材研究所副所长、江苏师范大学语文学科教学硕士研究生导师。出版教育教学科研专著《语文教学生活化研究与探索》、《语文教学:要走生活化之路》和《让语文回家》。在国家级、省级刊物上发表教育教学科研论文和语文学习指导文章230多篇。

网易考拉推荐

如此导读,能真正培养学生自主自立的人格吗?  

2007-11-05 13:46:39|  分类: 名家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钱梦龙语文导读法的几点疑虑

                                                                           董 旭 午

 

语文导读法:中国中学语文特级教师钱梦龙探索、总结的一种颇有成效的语文教学法,一种引导学生真正学的主动,在学习过程中积极思考,从而锻炼自学能力的新型教学法。它既不同于注入知识为主的教学法,又与以谈话提问为主的教学法异其志趣。……(引自《心理学大词典》P888,朱智贤主编,北京师大出版社1989年版)钱梦龙老师的语文导读法,最初由他自己概括为“三主”和“四式”。“三主”即以学生为主体、以教师为主导、以训练为主线;“四式”即由“三主”理论外化而成并与之相应的“自读式”、“教读式”、“练习式”和“复读式”(参见钱梦龙《导读的艺术》P24—39,人民教育出版社1995年4月第1版)。后来,钱梦龙老师又改称“三主”和“三式”,取消了“练习式”的提法(参见钱梦龙《导读的艺术》P11—43,人民教育出版社2000年4月2版)。在这本书中,钱梦龙老师首次明确强调,语文导读法的主要特点表现在四个方面:(1)教学的人道化,学生的独立人格受到了尊重,师生感情能够融洽交流;(2)教学的民主化,强调学生的参与,教学过程成为师生合作的过程;(3)教学的科学化,认为教学是一个有规律、可控制的过程,重视导读过程的可操作性;(4)教学的艺术化,强调教师“导”的艺术是学生实现其主体地位的最重要的条件。并强调指出,语文导读法的“战略目标”在于:从理论和实践上找到一条通向“不教”之境的桥梁,以便使学生逐步摆脱对教师的依赖,成为不仅能够在学习上自立,而且在观念上、意志上,以至整个人格上都能够真正自立的人(参见《导读的艺术》P43—44,人民教育出版社2000年4月2版)。客观地讲,钱梦龙老师的确在语文教学人道化、民主化、科学化、艺术化等方面作出了很多有益的探索,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尤其为彻底改革“死填硬灌”,“目中无人”的语文教学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在新课程背景下,用以人为本,发展人性,完善个性,健全人格,培养创造品质的现代教育理念来观照一下钱梦龙老师的语文导读法及其对教师主导作用的认识,我们觉得,钱梦龙老师所强调的理想境界是十分美好的,与现代教育理念所追求的目标应是一致的,但他的“导读”理念教学实践却颇有些值得商榷的地方。

一、导读法真正把学生放到主人的位置了吗?

在钱梦龙老师那里,毫无疑问,导读法已把学生放在了主人的位置,即只有教师充分发挥了主导作用,才能充分保障了学生的主体地位。但笔者认为,教师的主导作用与学生的主体作用绝非什么一一对应的直截因果关系,更非什么对立统一,而是教师的主导作用服从于学生主体地位的统一。事实上,只要教师不仅仅从自己主观意愿出发,不以自己为中心来思考问题,制定教学方案,那么,采取任何教学方法都应该是可以保障学生的“主体”地位的,那怕是“灌”,只要“灌”的是能创造知识的知识,是能指导、帮助学生去发现、去创造的规律和方法,就能够保障学生的“主体”地位!相反,如果绝对化地看待教师的“主导”作用,过分强调“主导”与“主体”关系中对立的一面,无疑会唤醒中国教师灵魂深处的那种居高临下教导学生的传统意识,进而在教学中强化非导不可,我导你学,导为至上的教育观念。表面上看,“导”的确比“灌”更尊重学生意愿,更注意启发、引导学生积极思维,与老师合作、交流,较有活力地完成学习任务,但这种以教师为“主导”的“导”实质上仍是教师牵制学生思维沿着自己事先设计好路子走,仍没有跳出以教师为中心的怪圈,说的到位一点,是教师在导引学生复制自己的思维轨迹!应该说,钱梦龙老师也看出了这个问题,并强调教师只能是“主导”,而不能是“主宰”,以确保学生成为真正的认知和发展的主体(参见《导读的艺术》P13—14,人民教育出版社2000年4月2版)。但由于他“历来认为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处于领导、支配的地位,对学生的主体地位有着无庸置疑的予夺之权”,并声称自己“所有的文章和教学实践都可以证明这一点”(参见《导读的艺术》P133,人民教育出版社2000年4月2版)。因此,我们认为,钱梦龙老师对教师主导作用的认识是无法充分保障学生的主体地位的,或者说,钱老师的“教师充分发挥主导作用就能保障学生的主体地位”的提法是不太现实的、自相矛盾的。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尊师传统,古代就有“天地君亲师”的说法,因此,教师具有领导、支配,甚至予夺学生头脑的权力早已成了一种被全民族认可的文化积淀。学生就必须听老师的,必须得全身心地配合老师的训导,必须心甘情愿地做教师“主导”下的配角,否则,就是大逆不道,或者说不能保障学生充分发挥主体作用。钱老师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有这种教师主导地位至上的教育观念也不足为怪,但必须强调的是,这一教育观念客观上已使得教师的主导作用被绝对化,致使师生关系只剩下“对立”而不见“统一”了,在教学实践中就表现为完全把学生放在被“支配”、“予夺”的地位,被老师牵着鼻子导来导去。为了更好地证明这一点,我们不妨看一段钱老师自己很称道的散文《驿路梨花》的教例。

师:(进一步启发)是谁叫“我”和老余进去的?

生:小屋门上写的字——请进。

师:这字是谁写的?

生:是梨花姑娘写的。

师:他们进去了又怎么样呢?(有两位同学举手)这两位同学思维很敏捷。(又有几位同学举手)啊,你们都很聪明。好,就你说。

生:小茅屋里安排得井井有条……

师:“井井有条”这个词用得十分确切,再说下去。

生:梨花姑娘为过路人想得挺周到的,所以要说得详细一点,说得好一点。

师:说得对!这一部分正可以表现出这位哈尼族小姑娘的一种高贵品质,她为过路人想得多周到啊。我们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对有些词要特别注意,大家说说看这一段里哪些词最能写出这位哈尼小姑娘处处为过路人着想?

生:屋里有干柴,有米,有盐巴,有辣子。

师:你看,想得多周到啊!柴是“干”的,有米,有盐巴,连辣子也准备好了,辣子可以下饭啊。还有没有?

生:有厚厚的草,“厚厚”这个词重要。

师:还有水是满的,“满”字重要。

生:对,草是“厚厚”的,水是“满”的,这“满”字说明了梨花姑娘经常来添水。

师:这水还是“清凉可口”的。

生:“温暖”的火、“喷香”的米饭,“滚热”的洗脚水。

师:对,对!你看走路走得累极了,能享受到这些东西,那种幸福是别说了。

生:还有“软软”的干草铺。

师:噢!“软软的”,补充得好。你们看,我们在讲故事的时候要不要突出这些词语?这些词最能体现出梨花姑娘的一片心啊。现在我们再来概括一下,这故事的第二个要点该怎样编?我们能不能把这些内容概括在一句话里?

生:……

师:(点拨)饭是怎样的?水是怎样的?……

生:(纷纷地)饭香……水热……暖人心!

师:啊,说得真好!“饭香水热暖人心”——这些安排,可以看出梨花姑娘对过路人的一片心,——又是热心,又是细心。(见钱梦龙《导读的艺术》P246—248,人民教育出版社,2000年4月2版)

这样导读,从表面上看,师生的确好象是在平等交流,也确实很活泼、热闹。但“活泼”、“热闹”的背后,学生的思维真的就很主动、独立、有创造性吗?看完这段教例(钱梦龙老师类似的教例很多,尤其是他在各地上的公开课),我们认为其实质仍是钱老师在按照自己预先设计好的路子牵制学生的思维,使之整体朝着自己心目中的“目标”流动。与其说是学生主动思考,积极探求,还不如说学生在钱老师的导引下复制自己预先认知教材的思维轨迹(尤其从加点词可以看出)。下面,我们再看一看原文段,以便更深入地探讨这一问题。

[原文段]老余打着电筒走过去,发现门是从外扣着的。白门板上用黑碳写着两个字:“请进!”我们推开门进去。火塘里的灰是冷的,显然,好多天没人住过了。一张简陋的大竹床铺着厚厚的稻草。倚在墙边的大竹筒里装满了水,我尝了一口,水清凉可口。我们走累了,决定在这里过夜。

老余用电筒在屋里上上下下扫射了一圈,又发现墙上写了几行粗大的字:“屋后边有干柴,梁上竹筒有米,有盐巴,有辣子。”

我们开始烧火做饭。温暖的火、喷香的米饭和滚热的洗脚水,把我们身上的疲劳、饥饿都撵走了。我们躺在软软的干草上,对小屋的主人有说不尽的感激。                                    (彭荆风《驿路梨花》)

就这段课文而言,我们完全可以在让学生读课文的基础上,问他们这段课文的中心意思是什么(即赞美、感激小屋主人的美好心灵),进而指导他们圈点出重点词语(即加点词语),并启发他们结合自己的阅历、生活经验进行交流,依情据理地感悟并领会这些词语的妙处。这样教学,也许不会有钱老师的课热闹,但我们认为这样做应该是更有利于激活学生的思维,真正较深透地领悟这样而不那样遣词造句的根由。教师的知识、阅历、经验再丰富,也终有不足之处;教师的阅读、分析能力再强,也终不可能做得尽善尽美。一句话,教师作为语文教材的一个认知主体,其个人的能力和水平也终是有限的。所以老师应该自觉地把自己看作学习活动中的一员,课前多征求学生的意见,与学生一道设计学习方案,课上以学习成员的身份参与学生的学习活动,与他们平等交流,共同探讨问题。当然,教师的意见应该是主要的,但不全是主导性的,更不该是主宰性的。教师也的确应该发挥其主导作用,但这一作用应更多地发挥在氛围的创设、学法的指导、规律的总结和习惯的培养上。教师“应该是一幕戏中的导演,更应该是演戏中的角色,他应该指导学生怎样排演,并且跟着他们一起演”(《叶圣陶集》第11卷P147—148,江苏教育出版社,1987—1994)。最重要是教师要善于启发、激活学生的思维,为学生主动学习、探索、发现、创造、收获提供条件,并鼓励、激发、帮助他们完成学习任务,而不是一味地要善导,想方设法地导引学生沿着自己思维路子走!钱老师的导读的要害,还表现在故意制造无谓的“曲问”,任意挤占学生有效的思维时间,剥夺他们更多的独立学习的契机。再看《驿路梨花》这段教例。白门板上明明写道:“请进”两个字,钱老师却非要问“是谁叫‘我’和老余进去的?”;读完全文,学生早已知道“请进”二字是梨花姑娘写的,钱老却故意问“是谁写的?”。看似问得挺巧,一环扣一环,激发兴趣,促进学生积极思维,但到底有多大思考价值呢?用这样浅近的质疑挤占学生更有价值的思维时间,剥夺学生更多、更有价值的创造契机,我们不禁要问:学生为这种表层愉快、活泼的师生合作付出的代价不是太大了吗?钱老师在自己的书中,在各种作报告的场合,还常称道这样一个善于曲问的教例:教《愚公移山》一文,钱老师为了让学生弄明白“寡妇”是何义,他曾这样曲问:“京城氏家里那个小孩子也跟愚公去参加移山劳动,他的爸爸肯让他去吗?”学生一时答不上,转而一想,恍然大悟地叫起来:“那孩子的爸爸死了 ,因为他妈妈是寡妇!”钱老师认为,这么一“迂回”,学生也就真正明白了寡妇就是死了丈夫的女人。并且说,如果直问“什么是孀妻?”,学生当然一看注解便知孀妻是寡妇,但最终恐怕连什么是寡妇都不懂。(参见《导读的艺术》P35,人民教育出版社2000年4月2版)我们不禁要问,钱老师曲问之后,学生不也正是看了注解才“恍然大悟”的吗?如此看来,这样的曲问,除了浪费学生宝贵的独立学习时间还有什么积极意义呢?至于说这样曲问又如何能教会学生善于发现问题,恐怕该是一厢情愿吧。钱老师的教例中类似的例子很多,暂不赘例了。钱老师这样大师级的语文教育专家之所以会如此“曲问”,且又自我感觉良好,其根源就在于教师具有领导、支配、予夺学生主体地位的权力这一教育理念在其脑子里早已根深蒂固,甚至到了无意识的地步!钱老师称自己的语文导读法是人道化、民主化的,但据我们对钱老师关于教师主导作用的论述及其在导读实践中的一些表现探究的结果来看,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钱老师的认识和实践与他的理想境界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一方面谈要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一方面又在骨子里强化教师对学生的领导、牵制、支配,甚至予夺的权力,这又怎么能谈得上真正保障学生的主体地位呢?又怎么能真正达到让学生做学习的主人目的呢?

二、导读法真正把学生看成是发展的了吗?

语文教育活动是一个层次不断变化、发展、上升的动态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师生都会发生变化,特别是学生,他们的生理、心理、阅历、智能等方面更处于飞快的变化、发展之中。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钱老师的语文导读法却没有给这个问题以足够的重视。“三式”也好,“四式”也罢(目前的提法是“三式”),只是从截面上静止地看待师生关系,并在教学实践中长期把学生视作一成不变的对象一味均衡用力地“导”。事实上,我们的语文教学不可能是某一节课,也不能是某一段时间,而是一个周期性的师生合作流程。随着学生“识”的渐丰富和“能”的渐增强,其“主体”作用也会逐渐增强,逐渐加大。这当中教师的“识”与“能”虽也在发展,但其“主导”作用总的趋势还是由显趋隐,由微趋宏。当然,钱梦龙老师也强调师生关系是相辅相承,教学相长,师生共进的,但我们从他的教育理念和教例中观察到的更多的是一时一地的师生“互动”关系,还没有充分考察出一种整体性、流程式的师生互动渐变的关系。叶圣陶先生早就讲过,“教是为了达到不需要教”,这“达到”二字可谓意味深长,恰好反映了师生间互动渐变的关系。叶老当初讲这话时没有用“达到”二字,后来才加上去,看来,这一正确认识并非一下子就能到位的,连叶老也不例外(参见董菊初《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概论》P111—114开明出版社1998年10月1版)。我们认为,用静止的眼光看待教学过程中的师生关系,很容易给人造成一个错觉,即教师的“主导”作用和学生的“主体”作用是永恒不动的。这样一来,就会使教师(尤其是缺乏经验的年青教师)不辨时境、对象一味均衡用力地“导”下去,结果常常以“主导”为中心,满足于在“导”上着意着力,牵制学生性灵,影响师生关系,也不利于教师本人层楼更上,在更高层次上“导”;学生也很可能因长期静止不变的“显”而“微”的“导”而形成依赖性,从而影响个性的发展和创造品质的形成。如果说讲读法、“填鸭式”导致学生依赖教师而不能自主学习,那么,长期固定在同一层面上的“导读”也同样会导致学生对“导”的依赖,本质上同样也会离不开教师而自主学习。钱梦龙老师的《导读的艺术》一书附了不少教学实录,通观这些教学实录(以前也多次听钱老师的观摩课),总的印象是钱梦龙老师先将课文烂熟于心,而后便想方设法,不分巨细地“导”,牵着学生的思维沿着自己心中的“框子”走。试问,每节课都这样在一个较浅的层面上,按着一定的模式“导来导去”,长此以往,学生自主学习能力和创造品质的形成能不受影响吗?随着学生的“识”与“能”的增强,我们理应渐趋在更高层次上“导”,逐渐让学生思考更有深度、更有价值的问题,一点点扩大学生的思维空间,放开他们的手脚。整个“导”的过程应是渐进的,即教师逐渐少“导”,精“导”,说的更确切些,应该是少点,精拔!否则,培养学生的自主自立能力岂不成了一句空话!目前,盲目、机械地照搬“导读法”的风气日盛,应该说这对培养学生的自立精神和创造品质是很不利的。长期下去,又怎么能培养“在观念上、意志上,以至整个人格上都能够真正自立的人”呢?

总之,我们认为,钱老师的教师主导论需要进一步更新理念,注入更科学更具人本思想的因子,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真正实现钱老师所追求的“战略目标”。尽管当前中学语文教坛整体上仍以“导”为主,尽管不少同仁正在积极追求、效法着钱老师的导读艺术,但我们还是要强调一下,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我们要彻底冲破那种以教师为中心的传统教育观念的束缚,并从根本上革除这种教育观念,彻底扭转学生被动学习的局面,把中学语文教学真正带入以人为本,发展人性,完善个性,健全人格的健康发展的轨道。我们认为,钱梦龙老师也会真诚地理解我们的这些疑虑的,因为,毕竟现代语文教育需要更科学的理论,也需更开阔的视野和更富人文情怀的胸襟。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