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不褪色的青春

dongxvwu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7月生,内蒙古通辽市人, 1988年7月毕业于徐州师范大学。中学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模范教师、省级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江苏“人民教育家培养工程”培养对象,江苏省母语课程教材研究所副所长、江苏师范大学语文学科教学硕士研究生导师。出版教育教学科研专著《语文教学生活化研究与探索》、《语文教学:要走生活化之路》和《让语文回家》。在国家级、省级刊物上发表教育教学科研论文和语文学习指导文章230多篇。

网易考拉推荐

高中语文教材中一组失误  

2007-11-06 19:46:05|  分类: 关于语文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董旭午

之一:“峭楞楞如鬼一般”一句仍须删掉

朱自清先生的散文《荷塘月色》历来以美著称,美则美在朱先生笔下的月下荷塘及荷塘上的月色。那“亭亭的舞女的裙”一般的田田的荷叶,那袅娜、羞涩的荷花,那“渺茫的歌声似的”缕缕荷香,那恰到好处的流水般静静泻下来的月光,那一团烟雾般阴阴的树色,那隐隐约约于树梢之上的一带远山等等,都为我们编织了一幅如梦似幻,朦胧而恬淡的荷月之图,从而创造一个令人陶醉其中的优美意境,连朱先生自己也情难自禁,由衷地道出“我且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好了”。试想,如此优美的意境,“悄楞楞如鬼一般”一句突兀其中,该是光与影这一和谐的旋律中的“杂音”,真可谓有杀意境之美的败笔,故原统编教材删掉这一句的做法是可取的,故这一句仍须删掉!(见原统编教材高中语文第一册P188)。

 

之二:这个“们”字该删掉

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一文首段有这样一句话:

还有几位大师们,捧着几张古画和新画,在欧洲各国一路地挂过去……

我们认为,这句话中的“们”当删掉。众所周知,名词加“们”表示复数,但该句中“大师”前已有“几位”在表示复数了,故嫌重复,考虑到语言表述习惯,应删掉“们“字。

 

之三:这句话里有三处用词不当

《拿来主义》一文,还有这样一句话:

于是连清醒的青年们,也对于洋货发生了恐怖。

此句中的“对于”一词应改为“对”,因为虽然介词“对于”和“对”在大多数情况下没什么区别,但“对”保留的动词性比“对于”更强,所针对的对象更为集中,针对性也更强。“发生”一词只强调原来没有出现的事出现了,故颇具客观性;而“产生”一词则多用来表示人的心理活动,如“产生情感”等,故应改“发生”为“产生”。“恐怖”一词一般专指令人产生恐惧心理的客观环境,更突出客观性,如“白色恐怖”等,而此句中的意思是青年人有了恐惧心理,故应改“恐怖”为“恐惧”。这样一来,应整体改为:于是连清醒的青年们,也对洋货产生了恐惧。

 

之四:这个长句须改动一下才通顺

《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一文中有这样一个长句:

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了基础……

这句话中“从而”前后是无法贯通的,明显是个病句。细揣文意,应是“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所制约下的“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构成了人们精神文化生活的基础。故原句似应改为: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便构成了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的基础。

 

之五:这一句应换个位置

《杜鹃枝上杜鹃啼》的第三自然段首句:

杜鹃有好几个别名,以杜宇、子规、谢豹三个较习见。

通读这一自然段,其内容当是在写杜鹃的一些习性,而文中的第二自然段则专门介绍了杜鹃花鸟同名这一特点,故可将第三自然段段首这句话以括号注释的方式移至第二自然段中,既突出杜鹃花鸟同名这一特点,又兼顾介绍其有趣的别名,以保证内容一致。当然,如果这样,第三自然段中“据李时珍说”之前似应加一句提领性的话,以保证行文总分有致。

 

之六:这几个逗号点得不够妥当

《在庆祝北京大学建校一百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一文开篇有这么几句话:

首先,我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向北京大学全体师生员工,①表示热烈的祝贺!向全国高等院校的师生员工和广大从事教育工作的同志们,②致以亲切的问候!向参加这次庆典的嘉宾们,③表示诚挚的欢迎!

笔者认为,例句中的①、②和③处的三个逗号点得不够妥当。我们都知道,逗号虽表示句中的停顿,但这一停顿是须有其合适的位置的,一般应这样点才合适:①用在较长的主语之后;②用在充当宾语的较长的主谓短语之前;③用在句首状语之后;④用在较长的并列短语之间;⑤用在独立语之前或之后;⑥用在倒装的句子成分之间;⑦用在分句之间;⑧用在关联词语之后。总之,书面语言中可以用逗号表示停顿的地方很多,但也不是任何地方都可以停顿的。句首状语固然可以用逗号停顿,以示强调,但句中状语,尤其是单个的介宾结构作句中状语,哪怕比较长,也不宜用逗号点断,用逗号作较大停顿会割断状语与谓语的密切关系。(参见黄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下》P461,甘肃人民出版社1983年9月3日版)例句中的①、②、③处,阅读时略顿一下就可以了。具体明确点讲,在句中介宾状语和谓语的结合处是不能点逗号的。因此,我们认为例句中的三个逗号点得欠妥,应删掉。

 

之七:“坚忍不拔”形容不当

《在庆祝北京大学建校一百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有这样一句话:

广大青年一定要深刻认识我们的国情,要有坚忍不拔的充分思想准备,取得成绩时不盲目乐观,遇到困难时不气馁悲观。

大家都知道,坚忍不拔一词常用来形容人的意志品质。例句中的“坚忍不拔”却用以形容“思想准备”,应属形容不当。依作者的本意,似应改为:要有坚忍不拔地做好各项工作的思想准备。

 

之八:应删去“当”和“的时候”

《记念刘和珍君》一文中有这样一句:

当三个女子从容地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枪弹的攒射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惊心动魄的伟大呵!

对于这一句,有人持“反语”意见,有人持“正语”意见,也有人搞折衷,持“双关”意见。然而,细揣文意,我们不难品味出,这是鲁迅先生对三位女性的赞颂之语,即“正语”。既然是“正语”,“伟大”该是赞颂三位女性的,而文中的原句“这”一词从语法角度看却是复指前面的“时候”,这样一来,句子的语法形式与句子所要表达的本义就不一致了,通俗点讲,“时候”怎么能用“伟大”来描述呢。而要让“这”复指“三个女子”,就必须得删掉“当”和“的时候”,以避免介词结构淹没主语,进而使语意更加明确。应该明确,这是一个误用介词结构的病句,理应加以改正,即删去“当”和“时候”。这样一改,语意自然也就明确了。

 

之九:这句话加个“的”字会更顺畅

《简笔与繁笔》中有这样一句话:

譬如“武松打虎”那一段,作者写景阳冈的山神庙,着“破落”二字,便点染出大虫出没,人迹罕到景象。

笔者认为,“景象”前应加上一个助词“的”,以使句子读来更自然、顺畅。凭周先慎先生的文字功底,这个“的”字很可能是不经意漏掉的,现为先生补出来,该是一种更尊重先生的表现。

 

之十:到底什么比什么?

《世间最美的坟墓》中有这样一句话:

然而,恰恰是不留姓名,比所有挖空心思置办的大理石和奢华的装饰更扣人心弦……

读完这个句子,我们不难明白,作者是在歌颂托尔斯泰的“朴素”。然而,令人不解的是,“不留姓名”该是一种行为,而“大理石”及其装饰则该是指物。由此可见,“行为”怎么能与“物”作比较呢。其实,要改正这个句子也不难,删掉原句中加点的“的”即可。

 

之十一:到底有勇气做什么?

《世间最美的坟墓》中还有一句话:

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成千上万到他的安息地来的人中间没有一个有勇气,哪怕仅仅从这幽暗的土丘上摘下一朵花作纪念。

这个句子中,“勇气”前后显然是两种行为的比较,“勇气”后强调人们态度之恭敬,动作之轻微,行为之谨慎,那么,“勇气”后面这截话究竟要表述人们什么行为呢?是大声说话呢,还是折一根树枝呢,或者还干什么,读后我们还是搞不清楚。不说清楚,前后又怎么作对比呢?据文意,原句很可能是在强调人们连托尔斯泰墓上的一朵花都不敢摘,以表达人们对托尔斯泰的崇敬之情,渲染托尔斯泰墓周围的庄严肃穆和“逼人的朴素”。如果真的是这样,恐怕该是译文出了问题,能否这样译: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成千上万到他的安息地来的人中间,没有一个人有勇气折一根树枝,哪怕仅仅从这幽暗的土丘上摘下一朵花留作纪念。

 

之十二:这几句话应这样整理一下

《冬天之美》中还有这样几句话:

即使在我们严寒却偏偏不恰当地称为温带的国家里,自然界万物永远不会除掉盛装和失去盎然的生机,广阔麦田铺上鲜艳的地毯,而天际低矮的太阳在上面投下了绿宝石的光辉。

笔者认为,首先“即使”一词应该有个照应,应该在“自然界万物”后加上个“也”。其次,“严寒”一词太突兀,读起来不上口,有些别扭,可否在“严寒”前加上“本来”之类的词。这样一来,这几句话也就自然、通畅了。

有人强调,课本所选范文应尊重作者的原意,应尽量保证文本的原貌,此言甚是。然而,中学课本的范文毕竟首先应该是语言规范的语言材料,以便学生学好规范的语言。鉴于此,我们在编选教材的范文时绝对是应该保证课文语言的规范的,应该在语言规范的基础上忠实作品的原貌,这理应是对作者和学生都负责的科学态度。我们衷心希望——今后的课本中能尽量少一些(或杜绝)此类的遗憾。

 

之十三:这一处该是败笔

《内蒙访古》中有这样一段:

青冢在呼和浩特市南二十里左右,据说清初墓前尚有石虎两列、石狮一个,还有绿琉璃瓦残片,好像在墓前原来有一个亭殿。现在,却只有一个石虎伏在台阶下面陪伴这位远嫁的姑娘,其他的东西都没有了。这段文字,显然是在作今昔对比。读完之后,读者都会有一种今不如昔的凄凉之感。然而,全文的思想主题显然有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即歌颂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民族大团结。谁都知道,选材要能很好地思想主题服务,可这段文字所描述的内容却不能很好地为思想主题服务。有人可能要问:作者写得不是实际情况吗?他没有必要简要交代一下青冢情况吗?笔者认为,与思想主题关系不大的材料我们尚且都不选,更何况这段材料有碍于文章的思想主题,还是删掉为宜。至于如何简要交代一下青冢的情况的问题,则属于另一个问题,作者完全可以巧妙将有关情况写进原文的上下段,而无需作今不如昔的描述。这也并不是回避现实,而是艺术的真实。事实上,今天的青冢也早已成了国内外闻名的游览、凭吊的好去处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