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不褪色的青春

dongxvwu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7月生,内蒙古通辽市人, 1988年7月毕业于徐州师范大学。中学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模范教师、省级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江苏“人民教育家培养工程”培养对象,江苏省母语课程教材研究所副所长、江苏师范大学语文学科教学硕士研究生导师。出版教育教学科研专著《语文教学生活化研究与探索》、《语文教学:要走生活化之路》和《让语文回家》。在国家级、省级刊物上发表教育教学科研论文和语文学习指导文章230多篇。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限价房的谬论及驳论  

2008-02-22 11:06:29|  分类: 时事评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谬论:

广东政协委员:限价房让富人心理不平衡,建议取消

焦点房地产网 house.focus.cn 2008年02月18日09:41 国际在线

核心提示:广州市政协委员、合富辉煌集团董事长扶伟聪炮轰限价房政策。他说,广州的限价房让人重新看到平均主义、计划经济时代的影子,给社会带来了新的不公平,又影响社会和谐,应取消限价房。

“广州搞限价房和单位自建房,都是两个败笔,我强烈反对!”在昨天的市政协经济组分组讨论中,市政协委员、合富辉煌集团董事长扶伟聪炮轰限价房政策。他说,广州的限价房让人重新看到平均主义、计划经济时代的影子,给社会带来了新的不公平,又影响社会和谐,应取消限价房。

 

“限价房让富人心理不平衡”

扶伟聪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限价房定价本身就有问题,一平方米是定8000还是6000?难以保证其科学性。限价房是以计划经济的手段制造了新的社会不公平,只照顾到中低收入阶层,对于一些较富裕的人来说,就会心理不平衡,“他们刚刚通过努力赚了些钱,政府就看不到他们了,为何不一视同仁呢?”

   他认为,政府应主要在思想上引导群众认清楚如何在这个社会生存,市场经济就是要让人们承受市场经济的挑战,鼓励每个人辛勤劳动争取美好的明天,而不是去搞价格补贴。“如果今天你买了房,明天觉得房子不够大,政府是不是也要再补贴你,让你买个更大的房子呢?”

扶伟聪接着说,全民都要买房住,是政府给老百姓造成的错觉,“难道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房产吗?经济条件差的可以租房,中产阶级可以买房,这样社会发展得更好,社会才会更和谐,市场经济本来很和谐,可限价房出来,就搞得不和谐了”。

 

  “广州当前房价很合理”

扶伟聪说,市场经济条件下,房价有涨有跌很正常,广州房价从1995年开始是往下走的,直到2003年之后才开始回暖,“房价以前下跌本身就很不合理,广州作为一个大都市,房价也应该与国际接轨,市民进市区居住,是要付出居住成本的。”

他认为,现在广州的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目前计划推出的数量,是足以解决低收入人群住房问题的,要满足人人有屋住,只要多搞廉租房和经适房就行了。而限价房对房价的抑制作用也有限,平抑楼价最主要是控制炒房,比如说通过银行控制第二套购房等措施就很有效。

对于广州当前房价水平,扶伟聪认为很合理,房价的今后走势还要看政府,如果政府不干预,房价就不会有拐点。

扶伟聪还对单位自建房表示不满,“大型国企有土地可以建,小企业没有地怎么办?这也很不公平,等于制造了很多社会等级”。

 

驳论:

                             “限价房影响社会和谐”的多重悖谬   金羊网 2008-02-19 09:28:56

                                                                    王清

“广州搞限价房和单位自建房,都是两个败笔,我强烈反对!”在昨天的市政协经济组分组讨论中,市政协委员、合富辉煌集团董事长扶伟聪炮轰限价房政策。他说,广州的限价房让人重新看到平均主义、计划经济时 代的影子,给社会带来了新的不公平,又影响社会和谐,应取消限价房。(新快报2月18日)

如果扶伟聪委员没有房地产商背景,他此番在政协会议上的发言,无疑是在建言献策,无论观点如何,都值得尊重。只是,合富辉煌集团是中国大陆最早从事房地产顾问服务的企业之一,其成功服务过包括住宅、别墅、豪宅、商场、写字楼等物业在内的房地产项目达600多个,操作过数十个逾千亩的大型项目。作为合富辉煌集团董事长,扶伟聪此番言论难免有瓜田李下之嫌疑。其实,只要稍加分析,“限价房影响社会和谐”之说,至少存在三重悖谬。

支撑扶伟聪观点的证据之一,是“限价房让富人心理不平衡”。他认为,限价房是以计划经济的手段制造了新的社会不公平,政府只照顾到中低收入阶层,对于一些较富裕的人来说,则显得不够公平。如果说富人纸醉金迷、花天酒地的生活会对穷人造成“心理不平衡”的话,穷人的一点点“雪中送炭”,竟让富人耿耿于怀、愤愤不平,则显得富人不够厚道,不够大义,缺乏起码的人文关怀,算不得善良之辈。任何一个国家和社会,总有中低收入人群,这与他们的智商、命运、机遇和努力无关。政府为这部分人解决衣食住行、柴米油盐问题,是任何责任政府的应有之义。让中低收入人群在二次分配中尽可能多的占有主要由富人阶层占有的社会资源,才是真正坚持社会公平。

支撑扶伟聪观点的证据之二,是“广州当前房价很合理”。他认为,广州作为一个大都市,房价也应该与国际接轨,市民进市区居住,是要付出居住成本的。又一个与“国际接轨”。其实,就房价的比较成本而言,广州的房价早已“国际接轨”了,且比欧美一些发达国家城市的房价还要高。连广州天河区副区长丁建华也坦言,自己也买不起房子。在人均GDP尚没有到达1万美元的广州,一手房均价已经达到每平方米一万多元,怎么看房价也不是“很合理”。在这种背景下,政府花大力气推出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和限价房,以此“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怎么就成了扶伟聪眼里的“败笔”呢?难道,让大批中低收入人群居无定所、颠沛流离、无家可归、望“楼”兴叹,任其房价信马由缰、为所欲为,才是房地产商眼里的“合理”?

支撑扶伟聪观点的证据之三,是限价房价违背市场经济规则。他认为,市场经济就是要让人们承受市场经济的挑战,而不是去搞价格补贴。如果不是别有用心的话,这些话语实乃是对市场经济的曲解和误读。住房问题,从来都不局限在经济学范畴,而是重要的民生问题。住房除了具有商品的一般属性以外,还是一种社会基本保障品,拥有住房是公民的天赋权利。在国外,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积极干预,十分普遍。伦敦多个区委员会都将经济型住房占新房的比例设定为50%甚至以上;法国通过“可抗辩居住权”法案,承诺增加住房建设投入,在法国基本实现人人有房住;西班牙通过了新的《地皮法》,规定所有用于住宅建设的土地都必须留出30%用于建造“保障住房”。国务院《关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指出,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是政府公共服务的一项重要职责。市场经济,不是自由化经济,不是无政府经济,不是罔顾民生的富人经济。

值得注意的是,一段时间以来,一些专家学者和房地产大鳄频频利用各种讲坛,发布对国家关于调控房地产市场政策的指责与不满。与扶伟聪“限价房影响社会和谐”类似的是,是经济学家徐滇庆“政策制定者经济学没有毕业”论、前政府高官龙永图“买房观念非常错误”论、北大副校长海闻“调控就是倒退”论、经济学家吴敬琏“买房并不科学”论、房产大佬任志强、冯仑“未婚女青年推高房价”论,等等。在当前房源短缺、房价暴涨的现实语境里,这些专家学者和地产商人好像商量好了似的,不去揭露地产暴利、官商勾结、捂盘惜售、违规认购、内部炒作等弊端,却纷纷把矛头指向“弱不禁风”、“手无寸铁”、惶惶然如惊弓之鸟的平民百姓以及千方百计解决群众住房困难的政府,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在去年的《福布斯》亚洲版“中国40富豪榜”上,房地产开发商更成为富豪榜上最风光的人物,40位最富之人中有15位是房地产开发商。如果“限价房影响社会和谐”的论调成立,今年的富豪榜上,还将有更多的房产大亨喜笑颜开。

 

                                           限价房让富人心理不平衡说明政府作对了

                                                                             牛刀

广州市政协委员,合富辉煌集团董事长扶伟聪说,限价房是以计划经济的手段制造了新的社会不公平,只照顾到中低收入阶层,对于一些较富裕的人来说,就会心理不平衡,“他们刚刚通过努力赚了些钱,政府就看不到他们了,为何不一视同仁呢?”

这番高论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应该是情理之中的事,原因有两个:一是在我们的政协委员中本来就没有穷人的声音,出现帮富人说话的声音不值得奇怪;二是穷人就应该穷的,因为穷人不努力,所以穷人心理不平衡是应该的。

穷人为什么就这么倒霉呢?孔子说:小子识之,苛政猛于虎也。这是两千多年前,中国的圣人指出中国穷人的根源。现在的穷人好容易赶上一个政治昌明的好时代,中央政府终于发现中国的贫穷很大程度上是体制造成的,是地域造成的,因此,象征性的搞点限价房和保障性住房,也是为了回补一个时代的缺憾,为民生做一件好事。可是,立马就有人站出来说,制造了新的社会不公平。

就我本人来说,限价房这种东西无疑是过渡性的,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将来政府有能力了,会大规模的兴建廉租房,来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可是,因为政府在房改上的失误,给了官商勾结哄抬房价的机会,因此不仅仅是穷人买不起房,连大量的中等收入的家庭也买不起房,他们因此被戏称为夹心层,用限价房的办法来解决他们的住房,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我相信,大多数富人应该有这个胸怀,不至于闹个心理不平衡。

因此,这位政协委员之所以有如此抱怨,只能解释为出自私心。我们从他的头衔就可以看出,限价房大规模的推出,他就没有生意,可能担心会像深圳的中天置业,长河地产或者创辉租售一样关门大吉。所以,他才专门借用中国人民议政的机会,为一己私利而口出狂言,因此,凡有良知之人,大可不必理会。

牛刀个人官方网站

 

                                   应该“表扬”扶伟聪的限价房影响社会和谐论

                                                       周明华    扬子晚报 2008年02月21日

 17日的广州市政协经济组分组讨论中,市政协委员、合富辉煌集团董事长扶伟聪高调炮轰限价房政策。他说:“广州搞限价房和单位自建房,都是两个败笔,我强烈反对……广州的限价房让人重新看到平均主义、计划经济时代的影子,给社会带来了新的不公平,又影响社会和谐,应取消限价房。”(2月18日《新快报》)。

此论引来怒斥无数,我却认为,应该表扬这位直抒胸意的市政协委员才对。因为,正从事房地产主业的扶伟聪这一番歇斯底里的“穿帮”式告白,在一不留神中暴露其“坚守暴利”野心的同时,更确切也更生动地彰显出广州市推出限价房调控高房价手段的有效性和可操作性。

房价之虚高,使占绝大多数中低收入人群的购房路上覆满了厚厚的雪霜。但房产巨鳄们似乎习惯于安享这种畸形的“和谐生态”,根本没有意识和行动拾起铁锹去铲雪除淤,甚至还抱团扭曲国家房控国策。这便有冯仑近乎情绪失控般地直斥“做房奴活该”,以及极端怪诞地抛出“未婚女青年抬高房价论”;这便有任志强频放狂言,说“房产就该暴利”、“穷人与富人分区住很正常”……

所幸政府部门并没有被这些言论所影响。如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正加大政府投入,加快经适房、廉租房的建设步伐,特别是广州等地大力推出限价房制度,更像是一柄“腰斩”虚高房价的利剑,着实让那些习惯了吃房产暴利的房地产商们身上感到了刺痛。

 所以扶伟聪的这一炮虽然很脆响,也是在往面对虚高房价顿首捶胸的无房户伤口上撒盐,但客观上却成为印证限价房、经适房、廉租房政策正确有效的一盏路灯。那么,公众希望看到的是,更多的房市监管者从这盏“路灯”中获得启示,将限价房这一“让房老板心痛、使无房户心安”的良策在更多城市得到推广。

还想说的是,不管是投机牟利也好,也不管是辛勤劳作所得也罢,中国富裕起来的房地产商抛出“限价房影响和谐”等没有绅士情怀的荒唐言论,或者说中国富人鲜有比尔·盖茨和巴菲特那样去感恩并回馈社会之心,在我看来都不足为奇,颇为奇怪的倒是,这些频发悖论的房老板,是怎么摘到政协委员之桂冠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